公司非法删帖判刑 哪些上市公司牵涉其中?

公关职位的设定,本意是处于危机事件,不是用来非法删帖的,据最新消息,近日就有多家公关公司非法删帖被判刑,牵涉其中还有两家上市公司,分别是步长制药和辅仁药业。

据查到一份荆州市沙市区人民法院(2018)鄂1002刑初188号刑事判决书也证明了此事。判决书显示,

荆州市沙市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16年5月至9月,被告人周子潇在担任九富北京分公司负责人期间,承接了为步长公司提供IPO服务的项目,根据步长公司的要求,周子潇指示其手下团队办理,其团队搜集了一批影响步长公司上市的帖文,并委托春鼎公司和环宇公司(李东洲控制的空壳公司)对这些帖文链接进行删除和屏蔽。被告人周子潇对上述行为知情并认可。九富北京分公司通过有偿服务向步长公司收取费用,非法删帖经营数额为1095253元,违法所得30万元。案发后,被告人周子潇向公安机关自动投案,九富北京分公司退缴违法所得30万元。

2016年5月至今,被告人李东洲在担任春鼎公司法人代表期间,利用春鼎公司和环宇公司的名义与辅仁药业集团、九富北京分公司分别签订了《财经公关咨询服务协议书》、《步长制药项目网络宣传服务协议》等合同,合同内容包括为辅仁药业集团、九富北京分公司提供有偿删帖服务。

为了帮助上述公司删帖,被告人李东洲指示其公司员工被告人王召明通过QQ在网上找到专门从事有偿删帖业务的被告人吴秋敏、何伟,谈好价格后,被告人王召明将相关帖文链接发给吴秋敏、何伟进行删除和屏蔽,事后向吴秋敏、何伟支付了删帖费用14万余元。春鼎公司和环宇公司通过有偿删帖服务向辅仁药业集团和九富北京分公司收取费用,非法删帖经营数额为1394663.30元,违法所得共计1247933.30元。

根据判决书可知,所非法删帖的步长制药内容主要为当年步长制药IPO报道,而与辅仁药业有关的涉案时间主要是从2016年到2018年,而这与辅仁药业开展重组开封药业时间相吻合。

有业内人士透露,这种现象在创业板刚推出的那几年较多,大部分是根据甲方要求,后续监管收紧后已经很少了;也有人士表示,一般百度优化是通过发布正面信息使负面信息下沉,不会进行删除。

此前《法制日报》曾报道,网络有偿删帖有“三级制度”,分别是“网络公关”、“删帖中介”和“管理员”。“网络公关”是上家,他们往往从事主或者其他“网络公关”那里接到删帖的活儿; “删帖中介”是接活儿的,只要他们认为这个帖子能删,随后就会与“网络公关”私聊,双方谈妥价格后交换支付宝账号;最末的层级是“管理员”,这部分人要么是网站的管理人员、网络论坛的版主,要么是掌握计算机技术的电脑黑客。“删帖中介”从“网络公关”手中接到活儿以后就找到“管理员”,要求对方帮助删帖,成功后给对方相应的费用。

目前网上关于步长制药IPO的质疑报道已较难搜到,医药网在2016年6月的报道指出,从步长制药第一次IPO开始,市场上就存在一些质疑这家中成药明星企业的声音:公司业绩相对集中在三款明星产品上,“学术推广”费用过高,产品质量风险、股权结构等,步长制药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市场及学术推广费”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重超过了50%,是当期研发费用的20余倍。

事实上,类似的质疑声即使是在步长制药成功上市后也没有停息,上交所也曾经多次发出问询函对公司业绩、销售费用、产品问题等进行关注。在今年“斯坦福行贿案”曝光后,步长制药更是被推上风口浪尖,除了对实控人赵涛家族的关注外,公众也把关注点指向了其营收主力中药注射液产品。

而辅仁药业更是今年资本市场上一颗“惊天雷”,这家2018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63.17亿元,同比增长8.92%;实现净利润8. 89亿元,同比增长126.6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亦高达10.32亿元,且账上的货币资金余额高达18.16亿元的河南药企,却拿不出现金进行分红。
牛仔网微信号:牛仔网

郑重声明:用户在牛仔网发表的所有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所发表内容来源为用户整理发布,本站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更多股市详情请关注牛仔解盘(http://live.9666.cn/

解盘原创